欢迎您来到国风艺术网! 登录  注册
崇拜文化

巫术与太阳崇拜——一种原始文化的世界性透视

[摘要]   太阳崇拜在上古时代非常普遍而常见,它几乎存在于古代各个民族的历史中。伴随着文明的进化和人类历史的 […]...

 

太阳崇拜在上古时代非常普遍而常见,它几乎存在于古代各个民族的历史中。伴随着文明的进化和人类历史的发展,日神信仰却逐渐地衰落了。而今,在世界各民族各地区至多留下一些遗迹;在一些至今仍存的原始土著部落中也许还能看到日神的存在,但作为一种信仰,它的前途只能是衰亡。
一、日神信仰的衰亡是人类文明进化的标志
首先,人类自然崇拜发展的历程足以体现日神信仰的衰亡,所谓初级文明阶段的信仰只能适应于这一初级文明状况。在远古时期,生产力极为低下,这种环境下人们的思维、认识极为简单,他们对最为表象化的自然现象和自然规律也不能科学地理解,因此认为自然万物皆为神灵,而在自然诸神中,太阳神最容易被感知,因他与人类的生活息息相关。这最初的太阳崇拜便与万物有灵观念相杂糅着,故带有明显的自然特征,这一信仰也就显得朴素而简单,即便发展成为一个国家或民族的主要宗教信仰,它仍旧脱离不了其原始色彩和自然特点。此外,这种信仰缺乏完整的宗教组织、制度、教义等,它与后来的基督教、伊斯兰教不可比拟。一旦人们的思维和认识达到一定程度,纯粹的日神的信仰便显得落后,人们可能去寻找更高级的神作为精神依托,正如W·拉尔夫所言:“人类信仰最终会走向成熟,由无意识走向完全的自觉,纯粹的旧的信仰将为圣灵之火洗礼、纯化。”[(1)]
其次,日神信仰的衰落反映了宗教与政治的进步。更高级的神灵只是一个象征,一个进步的、有生命力的上帝尤其是唯一神的出现仍然要由人来创造,长命之神[(2)]得以永存于亿万虔诚教徒心中,往往并非是他自己的神力所能决定的,而要由人来维持和决定,这些人包括后世的为宗教献身的人,他们是神学家、教职人员及传教士,基督教的昌盛和传播便是由这些人来完成的。我们返回来看看上古时代甚至更早时期的太阳崇拜,这些条件似乎并不成熟:首先,最初的日神之诞生及日崇拜与传说往往是自然而然地在人们心目中形成的,他们也许同时崇拜其他自然神灵,而对太阳的感情与对其他自然神相差不多,至多更强烈更直观一些,这些只是其初步的信仰,一旦等级社会和国家形成,其信仰会因为酋长或国王的意志而变化,所以说最初的太阳崇拜观念是不稳固的。另外,太阳崇拜后来也很少发展到完善的程度,所谓的太阳王只是为了政治兼并及自己的享受而假借了日神的名义。这一宗教并没有人真正为它的教义及理论的发展而考虑,它仅靠着祭祀仪式形成的传统来维持;太阳教的伦理意义往往是王权政治的体现,甚至是国王个人意志的体现。一旦王朝覆灭,这一宗教也随之消亡,至多仅留存于民间。如上古时代部落间的兼并和王朝战争非常频繁,可想而知当时某些原始宗教信仰会不时地突然消失:如以龙图腾信仰为主的部族突然被以凤图腾信仰的部族所灭亡,那么前者会不复存在,信仰月神的氏族如果为日崇拜民族灭亡,那么太阳崇拜会扩展其影响,而一旦这一部族为信仰雷神的氏族所灭,那么太阳崇拜便会消亡。
此外,从时间上看,太阳崇拜仍然是人类文明史上早期的崇拜,是自然崇拜的表现形式,它必将伴随着自然崇拜的衰亡而衰亡。从整个宗教信仰发展历程而言,自然崇拜本身是宗教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的历史阶段,太阳崇拜在这一阶段中也许显得非常耀目。斯宾格勒在谈及上古时代自然神灵崇拜时认为,“受到崇敬的事物之所以受到崇敬,不是因为它是伟大的,而是因为它是古老的和遥远的”。[(3)]伴随着人类社会的进步,宗教信仰亦趋于复杂化,纯粹的自然神灵观念包括日神信仰将会落伍。图腾崇拜作为原始宗教的一种,早已随着文明的进化而消亡;祖先崇拜和亡灵崇拜也不能成为完整的信仰,它们亦逐渐衰落,或并于其它正式宗教信仰中,或仅留存于民间。[(4)]那么自然崇拜及其日神信仰亦遭受同样的命运。虽然各个民族在古今不同时期文明程度相差很大,如古埃及、中国和印度在上古时代文明居世界前列,但今日的经济和文化水平却落后于西方。古埃及五千年前已有了统一的日神信仰,而当时欧洲大地仍处于刀耕火种或穴居生活状态,更无文化和文字可言;然而随着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形成和扩展,日神信仰迅速销声匿迹了。中国自然崇拜的历程也有几千年,在上古时代尤为发达,然而最终未形成统一的信仰,自然崇拜的象征性仪式仅仅留存于民间。因此自然神信仰包括日神信仰之消亡似乎是一个必然的结果,我们之所以得出这一结论,主要是依据整个宗教信仰发展的历程而言,而不是依据某一个民族某一种宗教信仰的发展历程而言的。
二、日神信仰衰亡的具体体现
众所周知,太阳崇拜几乎在世界各地逐渐消亡,虽然日神的形象还能够不时地唤起人们的记忆,但作为一种信仰,它在文明的国度里已不复存在。
在中国,自周代甚至更早以来,正式的日神信仰便不存在了,占据封建社会意识形态领域的是儒道及其它各种宗法思想,太阳不再被视为崇拜的对象,虽然历代王朝仍然有祭日仪式或节日,但他们象祭祀祖先和其他神灵一样,仅仅是作为一种传统习俗。有人认为中国古代神话“后羿射日”暗示太阳神信仰的衰落,[(5)]此亦仅为一家之言。我们认为,中国上古时代——新石器时代至夏朝——普遍存在着日崇拜,甚至有些部落还存在着一元日神信仰,后来随着文明的增长及统一王朝的形成,所谓天神(天子或帝)的概念抽象化,纯粹的太阳崇拜发生了变异。虽然夏商两代仍普遍存在着对太阳的祭拜,但对其他神灵也同样信仰,直至周代产生了至上神——天子观念,我们认为“天子”与日神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同时也反映了纯粹的日神信仰亦逐渐消亡了,“天子”观念的产生在中国真正反映了太阳崇拜的衰落——纯粹的日神信仰在逐渐消亡。何星亮认为我国历史上崇拜太阳的仪式不多,其原因就是天神、上帝观念形成之后,太阳神被置于次要地位,“因此对日神的崇拜逐渐衰落”了。[(6)]
古代埃及日神信仰历经几千年,可谓是世界各民族日崇拜之典范。实际上古埃及日神最初仅仅是地方保护神,如日神拉最初是一个小神,其突出特点是他“更具有物质意义”。[(7)]随着上下埃及的统一,日神信仰才具有全国性的影响。随着埃及经济和文化及宗教信仰的发展,日神的自然特征也逐渐丧失,而代之以抽象的伦理思想。到后来与亡灵保护神奥西里斯的结合,使之更具抽象意义;另外,由于外族的入侵,埃及日神信仰受到冲击,如公元前十四世纪希克索斯人的入侵曾严重威胁着埃及人的宗教信仰;后来亚述人的侵略、亚历山大一世的吞并以及罗马帝国长时间的统治使这一信仰日渐衰落,基督教势力的渗透尤其是阿拉伯帝国的建立更是决定了它走向衰亡的命运。总之,埃及日神信仰衰落不外两个原因:一是内因,这是其文明进化及宗教信仰进步的必然结果;二是外因,外族的侵略最终导致了这一信仰的衰亡。两种原因都是决定性的,即使没有内因,外族的侵略与影响也会使之迅速消亡;反过来说,即使没有外来影响,日神信仰也会衰落,只是时间上早晚罢了。这里的外因最关键的不是武力与物质文明的征服,而是精神上征服——即两大宗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势力的影响最终才使得日神信仰丧失了往日的荣光。
类似的情况同样发生在印加帝国。这个盛行太阳教的帝国在十六世纪为西班牙殖民者灭亡,从而使其日神信仰毫无意义,尽管它以后还长久地散见于民间。实际上那时印加帝国的太阳崇拜本身已呈现出衰落的苗头。伴随着印加文明的进化及印加人认识能力的提高,印加人的宗教信仰也是向前发展的,因而带有自然崇拜特征的日神信仰也将呈现衰落之趋势。西班牙诗人德·维加描述过一位印加王子对祖传的太阳崇拜这一宗教产生了怀疑:既然太阳的威力是无限的,为何又受到纪律的束缚,总是每天那么单调地走路。于是这王子的结论便成了:有一个东西比太阳更伟大,能够管束太阳,这便是天上的神,也就是抽象的上帝。这一观念的出现足以反映日神信仰已呈衰落之势。茅盾研究印加人的信仰后认为,“特拉伐茄(即德·维加)的印加王子”已走出了原始宗教的思想。[(8)]同印加日神消亡的原因一样,整个美洲印第安人原始宗教迅速消亡的主要原因来自欧洲殖民者的侵入及基督教的强行传播。另外一个原因便是宗教信仰进化的必然结果。如同印加人的日神信仰自身会走向衰亡一样,其他部落的日神崇拜或其他信仰也要慢慢发展、变异、衰亡,只是时间上推迟而已。
在古代两河流域,日神崇拜存在于民间或其他部落,有的主要民族崇拜多神,天神为至上神,日神仅为重要神(如闪米特族和苏美尔人)。随着一个个统一帝国的兴衰,日神信仰及其他崇拜也相应衰亡或变化,只有占星术的生命力坚挺,影响波及外界和后世。波斯帝国的琐罗亚斯德是原始的日崇拜的变异,其光明之神阿胡拉·马资达虽具日神之特征,但其形象十分模糊:他已是一位抽象的上帝。琐罗亚斯德教的二元论使太阳变得过于光明了,以致于使“日神”变得抽象而含蓄,这是宗教信仰的进步,较之以往的多神崇拜,这一宗教已较为复杂而系统,它与太阳崇拜更是迥然不同了。接下来漫长的中世纪千余年,整个西亚中亚和北非处于伊斯兰新月的统治之下,日神崇拜作为正式的宗教信仰已经消亡,只有民间还散留着它的踪迹。
欧洲古代日崇拜的衰亡是十分明显的,如古日耳曼人及北欧诺斯人等等,伴随着民族的融合及政治上的兼并和战争,其日神信仰在新的文明的影响下变得越发微弱。罗马帝国虽然曾使日神鼎盛一时,但亦为昙花一现——这时的日神与帝国的皇权联系在一起,于是就决定了日神崇拜达到暂时的顶峰,接下去便是走下坡路了;基督教的兴起与传播逐渐淹没了旧有的自然神信仰。至于为后世留下不朽魅力的古希腊神话,日神赫利俄斯和阿波罗本来也不是主神,文明的增长使后来对他们的信奉与崇拜只留于民间;罗马帝国统治了这一古典文明之摇篮,以后一个个外来民族走马灯似地“光临”侵入这一民族。希腊不再有军事上的复兴,各种哲学思想、基督教、东正教及伊斯兰教相继占有了希腊人的精神空间,日神阿波罗以及他所隶属的整个希腊神话仅仅具有了文学艺术的价值,[(9)]而完全丧失了宗教的意义。
最能体现日神信仰衰落的便是三大宗教的产生和发展了:基督教的兴起荡涤了一切旧有的原始崇拜和自然神灵观念。它后来借助于刀剑枪炮把强劲的精神余力泄至美洲、亚洲和非洲,耶酥和天主的观念征服了各种肤色和民族的人们,使他们原有的信仰包括太阳神的观念逐渐消亡。而伊斯兰教则实实在在地把整个阿拉伯地区人的精神世界彻头彻尾地清洗一遍,阿拉伯人及其附近的更多的民族也丢弃旧的信仰,转而信奉真主安拉。在亚洲人口密集的地区,佛教的传播使得南亚、东亚及东南亚许多民族也忘却了他们古老的信仰。
三、日神信仰衰亡之因分析
日神信仰最终在人类宗教信仰发展的滚滚洪流中走向衰亡,其原因不外三个(我们前面两节已有零散说明),这里仅作一基本的分析。
首先,日神信仰作为自然神信仰,随着人类认识水平的增长,其自然特征——也是其基本的支撑点便会丧失。古埃及日神最初由地方神发展到统一神,后来又与其他神灵如奥西里斯相融合,这是由自然神向伦理神和抽象神过渡的典型特例。同样,在中国上古时代,日崇拜可谓是纯自然神崇拜,到了夏商周时代才逐渐带有了某些伦理色彩;天子和上帝观念的形成使日神处于从属地位,日神信仰逐渐转入民间,或仅具有象征意义。在印加帝国也出现了类似的迹象。
从整个宗教史的历程来看,图腾信仰、自然崇拜、祖先与灵魂不灭观念均是人类文明发展之初的信仰,随着人类文明的进化,这些观念又为更高级和更复杂的宗教思想所取代,由纯自然神向超自然神的发展正是体现了人类认识水平的提高,日神信仰必然随着这一趋势而走向衰亡。
其次,一旦有系统的正式的宗教形成,日神信仰便会衰落。基督教形成之后,其发展和传播速度之快使得各族旧有的信仰纷纷土崩瓦解;在整个中世纪时期十字军的征伐使欧洲异教势力逐渐消亡,如果没有这一宗教,欧洲民间信仰包括日神信仰将会长久地存在。罗马帝国曾使太阳教辉煌一时,但醉心于阿波罗神信仰的君士坦丁大帝迫于情势而不得不定基督教为国教。太阳诞辰日转化为纪念耶稣基督的节日(圣诞节),这正是反映了日神信仰的衰落。同样,伊斯兰教不仅摧毁了阿拉伯地区旧有的日崇拜信仰,而且把其新月的光辉撒向欧亚非各地,这一宗教信仰对日神信仰的影响涉及西亚、古代埃及、中亚及其他地区,古代这些地区的日崇拜受到严厉的冲击而被淹没于极小的范围之内。至于其他宗教如印度的佛教、印度教、中国的儒家思想和道教、以色列的犹太教等等都对自然神灵观念产生了决定性的影响。如我国少数民族均有自然崇拜的历史,日崇拜曾广为存在,由于汉族儒道等思想的影响,加上十九世纪欧洲基督教势力的侵入使得原有的信仰逐渐被动摇,少数民族的基督徒率先放弃了自然神灵观念。
为什么正式宗教形成后能造成如此大的影响呢?从理论上讲,原始宗教没有形成系统的教义、理论以及完善的教会组织和机构。这是由当时人们认识能力和文化水平所决定的。而基督教、伊斯兰教等均有其系统的理论和教规,神学家们是这些理论的鼓吹者,他们用文字构成法规式条文,一代代传播下去,教堂、寺院、教会组织成了宗教严格的组织机构,从而使这些宗教的生命力得以长久维持并发展下去。就行为而言,太阳崇拜也有其节日性的仪式,但它们仅与王权紧密结合,实际上只是为王权服务,仅具备辅助性意义;而以后的正式宗教如基督教往往与政权分离而独立出来;伊斯兰教虽然与国家结合,但亦有其独立的教会组织和教阶制度等等。它们独立性极强,影响范围很广,以致于许多国家都强烈地感到需要它们作为统治人们精神世界的尚方宝剑。而太阳崇拜仅局囿于某个部落或国家,一旦国家灭亡,这一信仰也会连带着消亡。基督教和伊斯兰教则不同,在国家被吞并后,其宗教却能持续存在。
第三,日神的衰亡与政治有关。作为古代一种较早的信仰,日神伴随着政治统一及民族兴盛而扩展其影响,同时也随着王朝的更替和民族的衰亡而遭至衰落。古埃及日神阿蒙最初由底比斯一隅的保护神升为国家主神;同样拉神亦有其光荣的历程,古埃及人还以太阳神的名义征服那些更落后的民族,他们要把这些所谓“黑暗神的后裔”[(10)]拯救出来置于太阳的光辉之下,从而使对日神的信仰达到巅峰状态。但后来外来民族及宗教走马灯似地光顾其地,日神走向了他的未路。埃及日神信仰兴衰的轨迹反映了政治与宗教的关系:太阳崇拜的兴盛是由政治与战争所扶持起来的,同时它也是战争的牺牲品。
印第安人如印加人的日神信仰一样,同样也遭受了政治冲突的打击,欧洲人的侵略和武力传教方式使这一宗教信仰迅速覆灭,如墨西哥和秘鲁的太阳神信仰在科尔提斯和皮萨罗登上美洲大陆之前还完整地保存着,“然而它不久便消亡了”。[(11)]可以想象(当然我们缺乏足够的史料证据),上古时代许多具有日崇拜信仰的民族或部落经常会面临战争的威胁,如果部族被吞并,那么这一信仰的命运是显而易见的。总之,政治纷争、战争吞并以及文明的接触和撞击往往会成为日神信仰——作为早期的、朴素的信仰形式——兴衰的关键因素。
四、日神信仰之遗迹
日神信仰在文明前进的过程中逐渐消亡了,但太阳神的影子却永留人间。日神信仰的遗迹主要存在于:当代原始土著部落中;少数民族(如我国)的神话中;宗教及其节日或仪式;存在于实物及文献资料记载中。
1、亚洲 先看看中国。今天汉族民间地区还有视太阳为神的观念,它主要存在于文化水平及经济极为落后的偏远地区。当发生日蚀时,有些地区仍以为狗吃了太阳,于是举行相应的巫术仪式。另外从艺术饰物上可见到太阳神的形象,这在少数民族地区更为常见,如藏族在藏历十二月二十九日即除夕前举行仪式,这期间他们在屋里、帐篷里、大门口及各种器物上画上太阳图案(如雍仲图案象征太阳),以求吉祥、喜庆。[(12)]至于民间祭日,更为常见。
在东亚,日本的国名与国旗均与太阳有关,日语中的日与火为同义。日本的“太阳旗”曾在二次大战中为亚洲许多民族留下难以磨灭的创伤。日本皇室自以为是太阳神的后裔;而前印度尼西亚皇室亦有同样的观念。而朝鲜国名同日本的国名一样,两千多年前已有,其意直接与太阳有关。[(13)]蒙古共和国国旗上有索永布图案,上面是一团火,下为日、月,合起来象征蒸蒸日上和繁荣昌盛。
在印度——伊朗文化中,太阳与白色的战马是古代人崇拜日神的遗迹。印度人的苏利亚这一日神形象仍存于民间,传统的印度教和婆罗门教都留有日神的位置;孟加拉国若干部落还有此类信仰。在西伯利亚,日神仍有很高的地位,那里的日神崖画说明当地居民的祖先过去十分崇拜太阳。
2、欧洲 在欧洲,日神信仰的遗迹主要表现在节日之中。其中两大宗教圣日与日神有直接联系。首先是圣约翰日,它发生在仲夏,时值民间篝火节,这期间人们燃起篝火,跳着火舞,将燃烧的车轮(象征太阳)自山上滚下,这一节日在基督教形成之后竟成了纪念施洗者约翰的节日。最能说明太阳崇拜遗迹的是圣诞节的来历,在这个遍及世界各地的隆重节日里,人们齐声吟唱的天主教圣歌《新太阳升起来了》,使日神信仰的遗迹暴露无遗。基督教诞生之初的世纪里,教皇利奥一世时代的人曾对太阳的伟大意义记忆犹新,这位教皇曾感受到在这一盛大节日里,“好象庆祝隆重节日不是为了基督的诞生,而象人们所说是为了新太阳的升起”。[(14)]因为12月25日是罗马冬至节,公元273年左右由阿甫列利安确定这种专门的形式以庆贺盛极一时的密特拉神的,因而这一节日当时取名为太阳诞辰日。基督教传播发展后,这一节日却被罗马教会拿来作为伟大的耶稣基督的诞日。从此圣诞节的太阳崇拜意义便为罩在耶稣头上神圣的光环所掩盖。
另外,北欧挪威特罗姆瑟人的太阳节肯定与古代的日神信仰有着渊源关系。欧洲的篝火节遍及各地,从爱尔兰到俄罗斯,从瑞典到希腊,这期间人们所做的圆饼等东西也象征了太阳。乡间农民、山民们至今仍有敬仰太阳的习俗。法国农民常常脱下帽子,手指太阳,用庄重的口气说:“这就是我的上帝。”[(15)]在德国,农民们在复活节的早晨要去登山看日出,节日期间教堂大典所用的太阳火仪式仍然可见。在巴尔干及其它南欧地区,太阳崇拜的遗迹散见于民歌中。独立于1993年的马其顿共和国国旗上,印着绣有希腊的“韦尔纳太阳”的标志。[(16)]
3、美洲 美洲大陆太阳崇拜的遗迹较为普遍,它似乎发生于昨天。无论是节日还是民间传统信仰,太阳崇拜遗迹广泛存在于印第安人的社会生活中,缪勒、泰勒、弗雷泽均在其著述中列举了大量的史料和例证,尽管它们反映的是一百多年前的情况,加上今日现代文明的冲击,如今这些遗风遗俗可能不太引人注目。但学者们往往以特有的敏锐的眼光来捕捉今日印第安人生活区及广大民间、山区的古老风俗。在北美大平原上达科他人的太阳舞是著名的宗教仪式,这些土著人以细腻而夸张的自虐形式乞求上帝的赐福:男人吊起自己甚至把自己弄得皮开肉绽,或者他们仰面躺下睁大眼睛凝视烈日;[(17)]在密西西比河流域、大湖区及哈得逊湾,旅行者们可以随时在砖石瓦砾中见到大量象征太阳神及其行走的日纹器物。[(18)]哈得逊湾的印第安人在旭日东升之际,酋长们吸三口烟示敬;纳切斯人在同一时间在自家门口向东呼喊并伸展烟袋;佛罗里达的印第安人要向他们的日神祭献牡鹿。在中美洲,墨西哥民间仍然保留着有关日神崇拜的传统,黑西哥人以太阳神的名字命名了自己的国家——墨西特里,后这一名称演化为墨西哥。至于南美,印加帝国使太阳崇拜的遗风和遗迹广泛播撒于民间,今日秘鲁的太阳节仍然盛行于民间。
4、其他地区 在澳大利亚仅存的几百个部落(最初的纯澳大利亚人有三十万)中,民间曾盛行着日月崇拜,而今有些遗迹可以在内地见到;新西兰的毛利人同样有此类遗迹。在太平洋岛屿文化圈中,日神信仰遗迹很容易被发现,他们有“玛那”(mana,mahana或hana)的观念,从文字学角度理解的话,它们都有太阳与光明之意,如美拉尼西亚人的玛那宗教观念,实际上如实反映了他们曾有过的日崇拜信仰状况。在波利尼西亚和萨摩亚,日神传说非常丰富。
在非洲大陆,古埃及人日神信仰的遗迹主要体现在民间神庙里。在那里面,太阳神的威严形象令人肃然起敬。在其他地区如东非的肯尼亚和坦桑尼亚,民间日神的地位显然是很高的;南非的布须曼人大约有五万(1975年统计),他们仍十分崇拜日月等自然神。在广大非洲内地更多的土著部落那里,太阳崇拜可能仍广泛地存在着。
总之,太阳崇拜发生、发展与衰亡的历程直接体现了原始宗教在人类历程长河中的兴盛与没落,由这种历程我们也可了解原始先民的思维,由此认识原始文化的概貌;同样,太阳神话的遗迹直观地反映了日神信仰在原始先民中的重要作用,同时我们也能认识这一信仰在古代人类社会生活中的地位。本文仅仅想尝试对太阳崇拜与太阳神话这一专题的原始文化的某些方面探幽索微,以此希望抛砖引玉,引起更多的同行对这一重要课题进行更深的探研。
作者:高福进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avatar
  Subscribe  
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