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国风艺术网! 登录  注册
崇拜文化

玄鸟生商:一个真实的故事

[摘要] 关于商的始祖契(又写作禼),《史记》、《诗经》、《楚辞》、《吕氏春秋》、《淮南子》等很多书中,都记载了契的生母 […]...

关于商的始祖契(又写作禼),《史记》、《诗经》、《楚辞》、《吕氏春秋》、《淮南子》等很多书中,都记载了契的生母简狄因为吞下玄鸟的卵而生下契的传说。

历代学者多不信上述这些记述:王充《论衡·奇怪篇》、王肃《毛诗驳》、欧阳修《诗本义》、苏洵《喾妃论》、顾炎武《日知录》、王夫之《诗经稗疏》、梁玉绳《史记志疑》等书,都以吞卵而孕解释玄鸟生商之说,从而论定其说怪诞不经。

但到了现代,随着对古代典籍研究的日益深入和考古成果的不断出现,这则“玄鸟生商”的“神话”,却得到了确为史实的一种“非理性”记载的有力论证。

新的研究和考古成果说明,商在进入中原以前,从契到成汤共有十四代先公。商朝自成汤建国至商亡约在五百年至六百年之间,其中自盘庚迁殷以后的晚商期,据《竹书纪年》为273年。自汤建国至盘庚迁殷的早商期至少也有250年左右。自契至汤建国之前的先商期,年代推算比较渺茫。但据《竹书纪年》记载,夏朝自禹至桀共471年,从契到成汤的年代可能要与夏朝同时。

在各种研究和考古成果中,使“玄鸟生商”由“神话”成为史实的最有力证明,一是在甲骨文中“王亥”的“亥”字上可见一象形的“鸟”字,二是由王亥印证传世的青铜器铭文,肯定了“玄鸟妇”三字的合文。

研究有关商王亥的资料可以发现,商高祖亥的亥字,甲骨文中或从鸟,或从隹,隹亦即鸟,或从萑,萑亦即鸟,或从又持鸟,更与《山海经·大荒东经》“有人曰王亥,两手操鸟”之说相合。

而甲骨文中高祖夔的“夔”在甲骨文中亦作鸟形。王国维认为夔即是帝喾。郭沫若从其说,并在《殷契粹编》1中认为夔即是殷之始祖宗。

此说当然也有人持异义。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即夔是商的祖先。帝喾是契的父亲,据载刚生出母胎,就知道自己的名字叫“俊”,俊在甲骨文中写作一个鸟头兽身的形状。关于帝俊本人的故事,主要是《山海经》中记载的帝俊与五彩鸟交友的故事。袁珂先生从帝俊的象形认为他是东方殷民族所奉祀的上帝,“就是一个长着鸟的头,头上有两只角,猕猴的身子,脚只有一只,手里常拿了一只拐杖,弓着背,一拐一拐地走路的奇怪动物,这就是他们的始祖神了”。

从以上资料来看,在商族先王的三个高祖中,其中的高祖亥、高祖夔在卜辞中均与鸟有关。甲骨文中的夔字作鸟形以及亥字从鸟从隹,表明了早期商族以鸟为图腾的史实,这样就很自然地将王亥与商族的图腾联系在一起。

上述文献记载不尽相同,故事情节随着时间的推移由简到繁,逐步演化,但始终没有改变“玄鸟生商”的主题。也就是说,人们始终把玄鸟作为商族的图腾。

创生神话作为发自人类最底层的文化史现象,与图腾信仰有着密切的联系。在图腾观念中,图腾生育信仰是其中的一个重要内容。图腾生育信仰可分为两种类型,其一为感生信仰,如“舜母见大虹,感而生舜”(《竹书纪年》);“炎帝神农氏,姜姓,母曰女登,有蟜氏女,少典之妃,感神龙而生炎帝”(《三皇本纪》);其二为吞食图腾物,如吞食鸟卵或植物果实等。

以上关于玄鸟生商人的神话,实际上表明了远古时期卵生图腾的信仰,玄鸟也就成了商最初的氏族祖先,是氏族的庇护者。

商族以鸟为图腾,不仅有“玄鸟生商”的故事以及甲骨卜辞可以为证,而且在商代青铜中也能找到遗痕。

青铜纹饰中,鸟纹的大量出现,是商族图腾崇拜的遗绪。事实上,以鸟为图腾并非商族所仅有。尤其是在古代东、北方,从山东到辽宁有许多关于鸟的传说。在山东大汶口文化、河北龙山文化的遗物中,曾发现不少关于鸟的造型和纹样。大汶口文化、龙山文化遗址出土的陶鬶,即是鹤、雁或鸠等鸟灯形象的塑造。环渤海东北而形成的国家,史称为燕,奉燕子为神明。因此,石兴邦先生曾指出:“鸟是东方的象征”,“形纹样是东方文化教育的特点。”

既然鸟是东方的象征,那么,商族的玄鸟图腾与东夷的鸟图腾有什么关系呢?商族与夏、周图腾有别,说明其文化的传承不同,商文化与夏、周分别属于不同的文化传承。

《左传·昭公十七年》:“秋,郯子来朝,公与之宴。昭子问焉,曰:少皞氏鸟名官,何故也?郯子曰:吾祖也,我知之。昔者黄帝氏以云纪,故为云师而云名;炎帝氏以火纪,故为火师而火名;共工氏以水纪,故为水师而水名;太皞氏以龙纪,故为龙师而龙名。我高祖少皞,挚之立也,凤鸟适至,故纪于鸟,为鸟师而鸟名。凤鸟氏历正也,玄鸟氏司分者也,伯赵氏司至者也,青鸟氏司启者也,丹鸟氏司闭者也。祝鸠氏司徒也,且鸟鸠氏司马也,尸鸟鸠氏司空也,爽鸠氏司寇也,鹘鸠氏司事也。五鸠,鸠民者也。”这里的少皞部落俨然成了鸟的王国,少皞氏便是这个鸟王国的首领,是百鸟之王。诸鸟后面的“氏”字,说明这些鸟名乃是一个个氏族名或氏族酋长名称,意味着少皞所领导的,正是一个由许多鸟图腾氏族联合而成的大部族,而少皞则是属于东夷族的文化。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商族的玄鸟图腾与东方的鸟图腾文化有关。商族以玄鸟为为其部族的图腾,而少昊部落中恰恰就有“玄鸟氏”,这不能说是偶然的巧合,而是商人原本出自少昊部落的重要证据。

正由于商族原本出自少昊部落,故商族之始祖契又称“少昊契”。郭沫若先生甚至认为少皞即是契,“少昊金天氏帝挚,其实当是契。古挚契同部。契之母常仪,契之母简狄,实系一人。”胡厚宣先生赞同此说,并认为在中国古代文献传说中,少皞即是契,为商的始祖,太皞即是帝喾,为契的父亲。少皞以挚鸟为名,在他立国的时候,正当凤鸟来临,所以他要纪于鸟,为鸟师而鸟名。这和“玄鸟生商”、和契称“玄王”的传说是完全相合的。孟世凯先生更认为,“商族与少昊族有密切的族源关系,可能是从少昊族分离出来后由东向西迁徙,在今河南商丘一带定居后,才以地名为族名”。

传世的“玄鸟妇”壶最早著录于《西清古鉴》,称作周妇壶。后又著录于《陶斋吉金续录》,称元鸟壶;《续殷文存》、《鸟书考》及《鸟书考补》、《正补》、《金文编》称玄妇壶。于省吾先生判定玄鸟妇壶系商代晚期铜器,其合文格式在与商代晚期金文上限相衔接的中期卜辞的合文中,可以找出同样的例子。认为“玄鸟妇”三字合文是研究商人图腾的惟一珍贵史料,是商代金文中所保留下来的先世玄鸟图腾的残余;三字合文宛然是一幅具体的绘图文字,它象征着拥有此壶的贵族妇人系玄鸟图腾的简狄的后裔是很显明的。

人类当然不能够吞鸟卵而怀孕,对于王充等人的疑问,其实可以在古代“高禖”祭祀中得到合理的阐释。闻一多先生曾接受郑玄之说,认为夏、商、周三代都有高禖的祭祀,高禖就是生育之神,各国各代所祭祀的就是自己的女祖先。夏人高禖为先妣女祸,殷人高禖为先妣娀简狄,周人为姜嫄,楚人为高唐神女。“各民族所祀的高禖全是民族的先妣。”这是对于古代“卵生”说的正确理解。

高禖是古代一种重要的祭祀礼仪,于每年春季在郊外进行,祠以太牢的重礼。据《礼记》和《吕氏春秋》记载,在西周和春秋时期高禖的祭祀仍在实行,而其起源,郑玄和毛公认为就源于简狄的吞玄鸟遗卵而生契。《礼记·月令》仲春之月说:“是月也,玄鸟至。至之日,以太牢祠于高禖,天子亲往,后妃帅九嫔御。”郑玄注说:“高辛氏之出,玄鸟遗卵,娀简吞之而生契,后王以为媒官嘉祥而立其祠焉。”《诗经·商颂·玄鸟》毛公传说:“春分,玄鸟降,汤之先祖有娀氏女简狄,配高辛氏帝,帝率与之祈于郊禖而生契。”

生育是上古居民极为重要的一桩大事,因此以祈求生育为目的的“高禖”,也就成为一年中十分重要的一次大祭祀。高禖祭祀的形式被当作典范继承下来,为了突出简狄的首创,此后“玄鸟”即作为部族的标志为契及其后人所接受。

从时间角度来看,由王亥与“玄鸟生商”事实的被肯定,可以证实有关先商的记述确有极早的来历。也就是说,由于王亥与“玄鸟生商”史事的被认定,中国古代可以肯定的信史的最早断限,一下子就可以上推到了夏初。正是在那个时候,发生了“玄鸟生商”的真实故事。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avatar
  Subscribe  
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