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国风艺术网! 登录  注册
儒家

春秋战国时期的开放精神

[摘要] 春秋战国时代是我国历史上最为辉煌、 灿烂的时期之一。政治上 ,社会氛围宽松自由; 经济上 ,跨地区商贸活动频繁 ,形成了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商业高潮;思想上 ,百家争鸣 ,十分活跃。 这种开放的精神对后世产生了重要影响。...

春秋战国之际,社会氛围极为宽松,“蔚为中国 历史上最有活力的时期”[11,其开放精神很有特色。 本人不揣浅陋,钩稽相关史科,试对这一问题进行 论析,以就教于学术界的师长。

一、政治上:自由宽松

春秋战国时期,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作为周王朝主要支柱之一的分封制日趋衰颓,“礼 乐征伐白诸侯出”、“礼乐征伐自陪臣出”取代了“礼 乐征伐自天子出”,西周以来的由周夭子一统天下 的稳定局面已经不复存在了。诸侯争霸,群雄逐 鹿,社会动荡不安,各请侯圉往往为了一城一池的 得失,动辄干戈相见,流血冲突此起彼伏。与此葡 时,宗法制度也开始崩溃,《左传·昭公三年>载,叔 向在与晏子互述国内情况时,论及晋国“虽吾公室, 今亦季世也⋯⋯栾、制、胥、原、狐、续、庆、伯,降在 皂隶。⋯⋯晋之公族尽矣,肝闻之,公室将卑,其宗 室枝叶先落,则公室从之。脬之宗十一族,唯羊舌 氏在而已”。有如此多的贵族落魄,可见政局动荡 十分厉害。晏子也指出,齐国田氏逐渐强大,“此季 世也,吾弗知齐其为陈氏(即田氏)矣”,看来各国情 况都类似。到了战国时期,战争成了时代的主题, “并大兼小,暴师经岁,流血满野。父子不相亲,兄 弟不相安,夫妇离散,奠保其命⋯⋯万乘之国七,千 乘之国五,敌侔争权,盖为战国w“。在这样的社会 环境下,人们个性大解放,贵族、士人、工商、农民为 了施展自己的才干、实现自己的理想,或是为了生

计,辗转四方者不计其数。商人以贩卖为业,通四 方之货物,其周游天下,自为理所当然,(管子·禁 藏>篇日:“其商人通贾,倍道兼行,夜以继日,千里 不远者,利在前也。”在利的诱惑下,私营商人打破 一切界线,足迹遍布各个角落。还有一类流动是手 工业者的流动。春秋战国时期,“官工商”的格局破 坏,一些手工业者可以独立开业,他们并且步商人 的后尘,开始向四方迁移。《韩非子·说林上>篇曾 记载鲁国一善织履者想迁徙到越国。另外<管子· 小问>篇云:“选天下之豪杰,致天下之精材,来天下 之良工,则有战胜之器矣。”这些例子说明当时的手 工业者流动也十分频繁。 春秋战国时期,士人的流动是最频繁的。他们 凭着勇敢、智慧和才华南来北往,左行右止。如孔 子事徒数十人曾游于齐、宋、卫、楚、蔡、郏等国。孟 子游历天下时,“后车教十乘,从者数百人,以传食 于请侯”[31(‘-丈鲁”。农学家许行刭滕国,也有“徒 数十人”⋯‘-文公”。名家的赢施曾经游于魏、楚、 宋等国。墨子是鲁国人,他一生的活动范围却远远 超出鲁国,“生于鲁而仕宋,其生平足迹所及,则偿 北之齐,西使卫。又屡游楚,前至郢,后客鲁阳,复欲 适越而未果”【4J。苟子在稷下之宫,曾“三为祭酒”, 后来去齐八秦,最后定居于楚兰陵著书立说。苏秦 斡旋于山东六国之间,推行“连横”学说。张仪穿梭 于秦、楚、齐等国,推行“合纵”政策,并且几次人秦 为相,并没有人对此看不惯。商鞅是卫国人,先投 奔魏,后又到秦。吴起见疑于鲁,受挤于魏,然后到楚国。在自由宽松的社会氛围中,士人可以择主而 事,谁供养他们,谁赏识他们的才干,他们就依附 谁,为谁效力,合则留,不合则去,“朝秦暮楚”是不 足为奇的。在春秋战国时期,齐人可以去魏,魏人 可以人秦,燕人町以南下,楚人可以北E,人员的流 动基本上没有什么限制。不仅如此,民众从业也有 一定的选择面,各人可以根据社会的需要、价值的 高低、获利的多少及个人的能力、喜好选择职业。 有的从游学、事诗书,有的为技艺,有的“任侠为奸, 不事农商”,更有赵女郑姬“设形容,揄鸣琴”而为倡 优‘5l(‘骨殖列传”。梁启超在《论中国学术思想的变 迁》中指出:“周既不纲,权利四散,游士学者各称其 道,其所以得以横行天下,不容于一国则去而之它 而已。占仲尼干七十二君,墨翟来往大江南北,苟 卿所谓无立锥之地而王公不能与争名,在一大夫之 位则一君不能独宿,一国不能独吞⋯⋯岂所谓海阔 纵鱼跃,天高任鸟飞耶?”【61 当时言论十分自由,例如《庄子-砝箧》篇中记 载了庄周对社会不满,便狂言“窃钩者诛,窃国者为 诸侯”,痛斥社会的不公平。孟子在魏国对粱裹王 十分不满,毫不客气地发表了一番评论:“望之不似 人君,就之而不见所畏焉”,便拂袖面去[3](‘辟文公”。 孟子在齐国时,在大庭广众之下,针对齐国时弊责 问齐宣王,句句紧逼,弄得齐宣王只好“顾左右而盲 他”[3](傈惠1))。另外孟子在他的著述中大肆宣扬 “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3](‘尽。f’’的思想,这 在后世也是极其少见的。<史记·鲁仲连邹阳列传》 篇载,鲁仲连游赵,适逢泰国围攻赵国,面对这种严 峻的形势,平原君优柔寡断,不知是否应该主张尊 秦昭王为帝。平原君的软弱,鲁仲连十分看不惯, 当着平原君的面大胆陈言“吾始以君为天下之贤公 子也,吾乃今然后知君非天下之贤公子也”。鲁仲 连乃一普通游士,敢于直斥平原君,胆量委实可嘉, 就连司马迁也称赞鲁仲连“在布衣之位⋯⋯折卿相 之权”。《战国策·齐策四>篇载:齐寅公见颜庸.日: “硒前】¨屑亦曰:“王前!”宣王不悦。左右曰:“王。 人君也。用,人臣也。王目‘属前’,亦日‘王前’.可 乎?”用对日:“夫餍前为慕势,王前为趋士。”王忿然 作色日:“王者贵乎?士贵乎?”对日:“士贵耳!王 者不贵!”王日:“有说乎?”眉日:“有。昔者秦攻齐, 令日:‘有敢去柳下季垄五十步而樵采者死不赦。’ 令日:‘有能得齐王头者,封万户侯,赐金千镒。’由 是观之,生王之头,曾不若死士之垄也。”颜厢说出 r“士贵干王”的理由,“从前秦国进攻齐国,秦王下 令说‘有人敢在柳下季墓地五十步内砍材的,判以 死罪,并且不予赦免。’接着又下令说:‘有人能砍下

齐王的头,封邑万户,赐金二万两。’由此看来,活王 的头,还不如死士的墓。”如果没有宽松自由的札会 氛围,如此狂言简直是不可想象的。 有些游士则直言不讳地鄙弃仁义,《战国策·燕 策一》篇有这样一段,苏代谓燕昭王日“今有人于 此,孝如曾参、孝己,信如尾生高,廉如鲍焦史蝤,兼 此三行以事王,奚如?”王日:“如是足矣”对曰:“足 下以为足,则臣不事足下矣。臣且处无为之事,归 耕乎周之上地,耕而食之,织而衣之”王日:“何故 也。”对日:“孝如曾参、孝己,则不过养其亲耳。信 如尾生高,则不过不欺人耳。廉如鲍焦史蝤,则不 过不窃人之财耳。今臣为进取者也,臣以为:廉不 与身俱达,义不与生俱立;仁义者,自完之道也,非 进取之术也!”像这样的言论,这样大胆的暴露功利 思想,不加文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有些话在后 人看来羞出于口的,在战国时公然用于外交场合。 楚国围攻韩国,韩国派使者向秦国求救,秦宣太后 要挟韩国使者给以少利,她说:“妾事先王也,先王 以其髀加妾之身,妾困不支也,尽置其身妾之上,而 妾弗重也,何也?以其少有利焉一2Ⅲ韩’I)’居然把 男女床第之事用于外交场合,可见当时的社会氛围 是多么的宽松。

二、经济上:商贸活动+分频繁

春秋战国时期,各诸侯国由于生存和发展的需 要,鼓励发展商贸括动。齐国自立国以来就把商工 之业视为国家的根本。<管子·轻重乙>篇记载了关 于如何大量吸引外商的办法,。为诸侯之商贾立客 舍。一乘者有食,三乘者有刍菽。五乘者有伍养”。 这里说的有两条办法:一是修建宾馆,一是加强服 务。“客舍”指馆舍。即有一乘(四马拉的车),给商 人供应饭食。右三乘的,除供应饭食外,还外加供 应牲口的草料。有五乘的,不仅供应食宿和供应马 的饲料,还给他们配备五个服务人员。同时,齐国 还规定:“征于美者,勿征于市,征于市者,勿征于 关,虑车勿索,徒受勿入。”【1】【t同”这就是说关税和 市税不能同时征收,对商人的空车和挑担子的商贩 都不能收税。郑国也十分重视商业,郑国给商人以 较高的社会地位和人身自由:“尔无我叛,我无强 贾,毋或铸,尔有利市宝贿,我勿与知。”[8](t昭叠十六年’’ 在郑国由于建国之初商人在建国中起了重要作用,桓 公与商人签订了盟约,给商人一定的经营自由。卫国 本是周初的重要封国,春秋初期,卫被狄人所破,齐桓 公出兵救卫,帮助卫国迁都,但卫国的实力受到很大 削弱。在这种情况下,卫文公力图复国并制定了“通 商、惠工、努射:训农。匍f‘两盛2年)’的皱鬟,健卫从离破家亡,荒凉衰败的境况中走卜了国家富裕之路。晋 国在春秋时期是一个大国,晋文公在即位之初,采 取了“轻关易道,通商惠农”_9’等措施,吸引外来商 人,促进跨地区贸易以壮大本国的经济实力。晋悼 公时,实行“国无滞积”“公无禁利”18](‘囊公几年’’的政 策,开放山泽之利,让人民经营,经济迅速发展起 来,因而在与楚目的长期争霸中,经常处于优势。 为了保护商人的利益,保障列国问正常的经济联系 和通商贸易,列国在会盟中订立了一些保障商贸活 动的条款。公元前651年,齐桓公在葵丘会合周、 鲁、齐、宋、郑、许、曹诸国订立了盟约,盟约有五条, 其中两条是:“毋忘宾旅⋯‘毋遏籴”【3】(‘告f下”。其 后,公元前579年,晋楚会盟,约定:“凡晋楚无相加戎 ⋯⋯交贽往来,道路无壅。”刚憾公十2年’’公元前.562 年,鲁、晋、宋、纪、曹、齐、菖、邾、薛、杞、郑等国在毫订 立盟约,其中也有“毋蕴年”“毋壅利”【8]((II/oI-‘年’’的 内容。“毋忘宾旅”,要求各国保护往来贸易的商人, 给他们提供方便;“毋遏籴”是要求各国阀的粮食贸易 要正常化,不准阻止和垄断粮食贸易;“交贽往来,道 路无壅”是针对各国关卡而言的。要求各国不要过多 地设关立卡,以免商路被阻。“毋蕴年”“毋壅利”是针 对一些国家垄断货物、垄断贸易而提出的,禁止他们 囤积居奇,以损害别国利益来获得高利润,保障各国 问的贸易能正常地进行,使商人在各诸侯国之间可以 较自由地往来经营。 春秋战国时期,列国之间的贸易十分繁荣。 《苟子·王制》篇说:“北海则有走马吠犬焉,然而中 国得而畜使之;南海则有羽翮、齿革、曾青、丹干焉, 然而中国得而财之;东海则有紫络、鱼盐焉,然而 中国得而衣食之;西海则有皮革、文旄焉,然而中国 得而用之。”可见中原诸国通过贸易能获得周边国 家的物产。齐国鱼盐和手工业品丰富,对外贸易发 达,主要进行转手买卖,用低价购买东莱的鱼盐,然 后运输到别国。《国语·齐语》篇载:“通齐国之鱼盐 于东莱。”说的是从东莱打开运输鱼盐通道。“有海 之国,售盐于吾国,釜十五,受而官出之以百”,以每 釜十五的价格购进,又以每釜一百的价格售出,一 转手就获得几倍的厚利。除食盐之外.由精巧的 “女红”织出的丝织品,也经常远销到其他的诸侯 国,“织作冰绮秀丽之物,号为冠带衣履天下”【l⋯。 楚国物产丰富,尤其是矿产资源在列国首屈一 指,楚国的谷粟、布帛、丝絮、竹木、漆器、皮革,都已进 入诸国市场;而洞庭靖、湘波鱼、大龟、珠玑、犀角、象 齿、羽毛、丹砂、菁茅等,则是诸国市场的紧俏货。《左 传·襄公二十六年)篇载楚声子对令尹子木云:“杞梓 皮革,自楚往也,虽楚存材,詈实用之。”反映了当时楚

国的优质木材、皮革输入晋国的情况。楚国丝织品除 自用外,还输往国外。晋公子重耳,“及楚,楚子飨之, 日:‘公子若反晋国,则何以报不教?’对日:‘子、女、玉、 帛,则君有之,羽、毛、齿、革,则君地生焉。其波及晋 国者,君之余也。一【8州僖公一十二年)1可知楚国的丝织品 也远销黄河以北。考古发掘还证明,楚国的帛通过中 原远销到今西伯利亚一带。在阿尔泰的巴泽雷克,古 代游牧民族的贵族墓中发现的刺绣丝织物,其质地、 花纹、风格、丝织工艺都与长沙烈士公园三号战国楚 墓中的龙凤刺绣相同,这些丝织物很可能是当年楚 国、郑国或其他诸侯国的商人携往这个地方出售 的【1“。 三晋之地一直比较重视对外贸易。春秋时期,晋 多自楚输入商品,也曾经向秦国购买谷物,史载“晋荐 饥,使乞耀于秦,秦于是输粟于晋”⋯《僖公|-fi年”。到 了战国时期,魏国的温、轵,“西贾上党,北贾赵中山”。 而作为河内八大都会之首的邯郸,“北通燕、涿、南有 郑、卫”洲(赏擅判传”。是黄河北岸通往太行山以东平 原的要津,有进行对外贸易的便利,各地商贾纷纷云 集此地。 郑国在春秋前期迁都新郑,位于济、洛、河、颍 四水之间的中原中心地区。交通十分便利,是中原 的要津之地,是交通南北东西的中转站。郑国的统 治者充分利用这种有利的地理环境,大力发展商贸 事业。<左传>载郑国商人的活动范围远及国境以 外。僖公三十三年,秦师偷袭郑国及滑国,郑国商 人弦高将要到周去做生意,在半途遇到秦国的军 队,就以乘韦先牛十二犒赏秦军,以拖延时间,并迅 速派人回去通风报信。成公二年,在楚国经营的郑 国商人计划营救被囚于楚国的晋国大臣苟豁返回 晋国,“既谋之,未行,而楚归人”。后来郑国商人到 晋国经商,苟罄对待郑国商人非常好,就如同郑国 商人确实营救过自己一样,但郑国商人婉言谢绝了 他的照顾,然后又到齐国去经营。郑国的商人或市 于周,或贾于楚,或如晋,或适齐,可见其经商的范 围十分广泛。 商贸活动的迅速发展,打破了地域界限,天南 海北的商品互通有无,各地的物产开始在全国范围 内流通。“山西饶材、竹、毅、缠、旄、玉石;山东多 鱼、盐、漆、丝、声色;江南出橹、梓、桂、姜、金、锡、 连、丹砂、犀、璋瑁、珠玑、齿革:龙门、碣石北多马、 牛、羊、旃裘、筋角、铜铁,则千里往往山出棋置,此其 大较也,皆中国人民所喜好,谣俗被服饮食奉年送死 之具也。”㈨<货勇咧传)’本来此地使用价值不高或没有 使用价值的东西,经过商人搬运,进人流通,到了彼 地,就变成有用的东西。那些自由大商人,密切注视各地区小同的产品、不同的需求和不同的价格,把握 时机,搬有运无,调剂余缺,在都市与都市之间,地区 与地区之间起到重要的“媒介”作用和融合功能,有助 于打破各国的政治界限,促进了文化、信息等的交流 沟通,“四海之内若一家”【12]‘(1糖”。

三、思想上:百家争鸣

中国历史上第一次百家争鸣是在战国时代。 班固的《汉书-艺文志)记录了这一历史,他说:“凡 诸子,百八十九家,四千三百二十四篇”,取其成数 叫“诸子百家”,而“其可观者九家而已”,即儒、法、 道、墨、阴阳、名、杂、纵横、农家。在当时,七雄各据 一方,政局反复动荡,不具备在全国范围内统一思 想的条件,控制舆论的严格措施也未制定出来,社 会的宽容度大,形成了几个官办学术中心:齐国的 稷下学富、秦国的吕不韦门客集团、燕国的武阳学 馆和楚国的兰台学宫等.这几个学术中心思想十分 活跃,其中稷下学官就是战国“百家争鸣”的缩影。 史载,稷下学宫设于齐国都城临淄的稷门外,广 泛招揽各方文学游说之士,无论各家各派都可以在稷 下讲学,并且来去自由,曾经在稷下学宫学习或生活 过的学者有上千人,著名的学者有淳于髡、盂轲、彭 蒙、宋钎、尹文、慎到、环渊、萄况、邹衍、田巴、接子、母 骈、儿说等七十六人,齐国给他们以优厚的待遇。“皆 命日列大夫,为开第康茬之衢,高门大屋,尊宠 之”【5]((盂子葡_列传))。在这里,学术上是数家并存.各派 平等,思想上是百家争鸣,兼容并包。尽管备家的政 治见解不同,思想学说各异,但是统治者却不以自己 的好恶而行褒贬,在政治上不施行限制,也不利用扶 植一派,仇视打击另一派。在稷下学富,只有争鸣的 胜败,而无政治高压的阴云,田巴“一日服千 人”㈨‘鲁仲蔗郜m爿铆),靠的是学识和辩术,而不是权势 与背景,完全是平等的、真正的思想争鸣。稷下的学 者们大多非常善辩,盂予是当时著名的雄辩家;邹衍 当时人称“谈天衍”;邹爽被称为“雕龙夷”;淳于髡被 称为“炙毂齐髡”[51(性手萄_辨传)’;宋钎、尹文“周行天 下,上说下教,虽天下不取,强聒丽不舍者也”p](饫下”。 也正是这一大批辩才创造了稷下学术论辩的兴旺 局面j这~时期的辩论十分频繁,是历史上很少见 的,不仅派别与派别之间在辩,同派别内部也辩论; 不仅先生与先生之间辨,而且先生与学生之问也在 辩;此外还有稷下先生与当权者之辩;既有不同学 术观点的诘难,又有不同政治主张的阐发;既有理 论问题之辩,又有现实问题的辩论。在这里先后兴 起过“天人之辩”、“世界本源之辩”、“名实之辩”、 “王霸之辩”、“性恶性善之辩”、“奉韭束业之辩”、

“用兵寝兵之辩”、“白马非马之辩”、“同异之辩”、 “坚自之说”,还有孟子与淳于髡关于“男女授受不 亲”的辩论等。在争辩过程中,产生了许多有价值 的见解,如《管子》的“仓廪实则知礼节,衣食足而知 荣辱”【7]((牧目)),慎子的“官不私亲,法不遗爱”【“J, 孟子的“民贵君轻”。荀子的“节用裕民”[‘2】(‘t8)’等 观点都是十分精辟的。这些思想丰富了我国古代 的学术思想,特别是哲学思想,更重要的是,它开阔 了人们的视野,解放了人们的思想。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辩论中,不同学派相互渗 透、相互吸收,以充实自己的思想,如<汉书·艺文恚) 云,诸子百家“其言虽殊,辟犹水火,相灭亦相生也。 仁之与义,敬之与和,相反而皆相成也”。充分肯定了 “百家争鸣”中诸子相互影响和相互融合的一面。道 家的分支——黄老学搌的宋锛、尹文曾主张。禁攻寝 兵。救世之战”及“情欲寡浅”m“饫F’),这很有点墨家 的味道,故<葡子·非十二子)将宋钎与墨翟列为一家。 另外他们还主张“接万物以剐圃为始”m]《任f”,这是 吸收了名家的思想,<汉书·艺文志’、<隋书·经籍志)将 尹文列为名家,并非毫无道理。不仅如此,宋钎、尹文 还主张道、法融合,他们认为“事督乎法,法出乎权,权 出乎道”【7Ⅲo$上)),这说明他们确实调和于道、墨、法、 名家之间。又如儒家的代表人物孟子一方面批判道 家学派,另一方面又吸收他们的蕊想,主张“养心奠若 寡欲”[3]((尽心下”。淳于髡搏闻强记,“学无所主”:对将 他归于哪一学派至今还未达成共识,以致于有人把他 归属于杂家。另外从苟于思想的成熟,也可以明显地 看到稷下先生们的相互彰响和融合,他15岁就在稷 下学习。深受各种学说的影响。他学识渊博,著书三 十三篇,今存三十二篇,<汉书·艺文志>把<孙卿子)-十三篇列入儒家。《韩非子·显学>亦记载“自孔子之 死也,儒分为八”,其中“孙氏之儒”,就是苟子一派的 儒家。而法家学说的集大戚者韩非子和李斯又是萄 予的学生。《史记-韩非列传)云韩非子“与牵斯俱事 苟卿,斯自以为不如非”,又<史记·孟子荀卿列传>载: “李斯尝为弟子,已丽相秦”。可见葡子既具有儒家思 想,又具有法家思想,是承儒启法的学者。正是稷下 学宫这种兼容并包的学术氛围,克服了认识上的局限 性,大大促进学术恳想的交融和发展,使先秦的思想 文化推向很高的水平。 春秋战国时期,剧烈的社会变动以及争霸战争 的残酷,为人员的流动刨就了良好的契机,为商业 的迅速发展提供了适宜的士壤,为思想的解放提供 了宽松的社会氛围,同时也逐渐形成了社会博大、 开放的胸襟和气度。但是到了秦汉时期以后,政治 上;岢麓搬巾蠡_豢穰麓潘搿嘲糯囊,特般敢治成;经济上,实行“重农抑商”政策,限制商业的发 展;思想上,实行“焚书坑儒”、“罢黜百家,独尊儒 术”的政策,加强了思想控制。春秋战国以来的开放传统受到重创并且在以后数百年内一直未能恢 复此前的盛况,我国历史上第一个开放时期至此划 上了句号。

作者:南开大学历史学院︱蔡礼彬

申明:本文来源网络,如涉版权请联系本网删除。

相关文章

说点什么

avatar
  Subscribe  
提醒